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摸金天师 > 第0986章 地狱里遥望

第0986章 地狱里遥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白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可能先前在天道盟那样的环境中为了自保压抑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本性一下子释放出来的时候,来的是格外的强烈,哪怕是处于生死之间的转瞬巨变中脸上也一直都是笑嘻嘻,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喝了傻老娘们的尿了,整个人都傻了,就没个有正形时候,反正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恶劣情绪的时候,已经是在血战天道盟海外分部训练基地的时候了,在与他的兄长决一死战的时候,他曾有过悲愤,恨不能仰天长啸,此时此刻,他忽然露出了这样的一副模样,别说……我还真有点慌神了。
  
      “我姐到底怎么了?”
  
      我忍不住问道:“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弥漫,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我就只剩下墩儿和林青两个亲人了,伴随我走过曾经最艰难也是最快乐的时光的,就只有林青一个了,她大概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能毫无保留的信任、诉说心事的人了,在她面前,我不必遮遮掩掩,就是她年幼的弟弟。
  
      如果连她也……
  
      那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天下,面对这世道了,命运无情的剥夺了我的一切,我该如何犹如曹沅他们所希望的一样,放下屠刀,去做个圣人,做个怜悯天下苍生的英雄?
  
      我,真的还能心存善意的去看待这个世界吗?这个世界对我并不温柔。
  
      不过,从始至终,我都没敢提起那个字眼儿。
  
      倒是老白自己品味到了,摇了摇头说道:“她没死,情况很复杂,你还是自己动手吧,很快你就知道了。”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的心神都牵挂在林青身上,听了这话哪里还能淡定?挣扎着就准备走过去,体内受创很严重,身子都歪歪斜斜的,最后媛看不过眼了,扶了我一把,不过被我轻轻推开了。
  
      连路都走不了,如何杀人?
  
      一边朝着坐在石台上的那几名青年走,一边我已经缓缓将百辟刀从腰间抽了出来,刀鞘和刀身摩擦发出“嗤嗤”的声音,在这空荡幽暗的环境中回荡着,听来让人肌肤上都寒气直往外冲,遍体生鸡皮疙瘩。
  
      我的精神在这一刻有些亢奋了起来,每每提刀即将杀死仇人的时候,我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从第一次提刀见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时至今日,就像是魔咒一样纠缠着我,我知道,那是兴奋,是嗜血,也是我的魔根,可我无法阻挡,甚至越陷越深。
  
      当百辟刀上凛冽的寒光迸射出来的刹那,我的兴奋也达到了顶点,就欲出手,结果这时候一直跟在我身旁的老白竟然一伸手抓住了我握刀的胳膊,此时我浑身无力,哪里能和他抗衡,愣是被他一把给拽住了,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都是祁氏家族所为。”
  
      老白看着我,他的眼神空前的深邃,闪烁着一些让我有些看不懂的情绪,拽着我定定看了片刻,才嘴唇蠕动说出了后面的话:“祁氏家族满门已经被咱们满门屠杀了,连带着他们祖宗沉睡的地方也被踏平了,这等于是刨了祖坟,现在活着的就剩下眼前的这几个人了,他们意思,祁氏家族灭门,这档子事情也算过去了,你觉得呢?!”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老白说了这么多,听着直白,本意却很委婉,他是希望我做到冤有头债有主,无论发生什么,最多把眼前这几个人杀了就可以了,这件事情也就算是了了结了,祁氏家族灭门,祖坟被刨了,已经惨淡收场,受到了惩罚,不必牵连无辜!
  
      总之,这一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现在……就连老白对于我的魔性似乎都有些忌惮了。
  
      前不久曹沅他们三个才刚刚表态,现在又来了个老白,看来……自从踏碎佛祖舍利彻底成魔后,我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让他们所有人都很担心。
  
      不过,现在我更担心林青,老白表现出来的一切,全都在告诉我,林青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可我看老白似乎不得到我的答案,压根儿就不想松开手,于是我干脆就点头应承了下来:“好,祁氏家族灭门,这档子事情就了结!”
  
      老白很明显松了口气,放开了我,咧嘴笑了起来:“这才对嘛,你小子刚刚眼睛里面闪烁的那股子狠劲儿看的老子都心凉飕飕的,还真怕你出什么事,其实你可能没有察觉到,自从华山一战后,你的性子越来越凶戾了,做事情越来越偏激,大有病入膏荒的样子,你需要不断维持自己的情绪稳定!其实今儿个换了旁人出事儿,我可能不会也不会这么对你百般阻挠,但唯独林青,我有点担心你,可是,如果不让你自己动手,或许,你不会怜惜你姐姐,看到她到底为你做过什么!”
  
      我惨笑了一下,只是说了声我没事儿,然后就转过了身子,不过当我看到距离我最近的一个祁氏家族的年轻女子的时候,我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那女子长得颇为窈窕性感,估摸着是那种丢在窑子里都能当头牌大红大紫的角儿,只不过脸上挂着的笑容却稍显恶毒了一些,看起来那张脸都有些扭曲了,而且走进了一看,我才发现,那女子虽然安安静静盘坐在那里,看着就跟死人差不多,但是她的脸上所蕴含的味道却在不断变换着,就跟玩变脸似得,时而阴沉,时而快意,总之看着颇为扎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