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摸金天师 > 第0863章 帝骨

第0863章 帝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辈……
  
      这两个字,说的我是心惊肉跳的。
  
      这主墓室里来过谁?
  
      据我所知,在我们一行人来到这里之前,曾经只有四个人来到过这里。
  
      一个是酆都大帝,还有一个是被酆都大帝镇死的大帝,再就是一个闯轮回路被挑翻的天尊,最后一个就是我母亲了。
  
      我母亲说的前辈,很显然就是之前的三个!
  
      酆都大帝呢?他已经死去,这一点确信无疑,这一路走来我所听到的点点滴滴的信息都在告诉我这一条。
  
      那么,剩下的两个可能就只有那个被酆都大帝镇死的大帝和那个被挑翻的天尊了。
  
      那可是两位强悍到极点的主宰,对于我来说,现在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难道他们还活着?
  
      不知不觉间,我脑门子上已经沁出了一些冷汗。
  
      我母亲可能也是看出了我的心情激荡,于是轻轻抓住了我的手,她的手略微有些发凉,但是被她抓住我却很踏实,明明七尺男儿,可放在她的身边,我还真的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或许当真也是应了那一句话了,无论我走到何时何地,于她而言,我也只有一个身份——她的孩子。
  
      仅此而已。
  
      这种踏实和被包容着的感觉,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会过了,倒也不排斥。
  
      然后,我母亲扭头笑着和我说:“不用紧张,那位前辈已经离去,也算是了却了一身的烦恼丝,不过,母亲要传授给你的这门绝技,也全是受了他的启发而创,要想传授你,终究还是得去见他一见的,也算是表达一下对逝者的尊敬吧。”
  
      我默默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就问我母亲:“能告诉我这里面到底是谁么?”
  
      “你见了就知道了。”
  
      我母亲神秘一笑:“现在我就不透露有关于他的身份信息了。”
  
      这个时候,鬼府散人他们看我和我母亲已经说完话了,纷纷凑了上来,然后循在我与我母亲身后直奔主墓室里的那扇门而去。
  
      那扇门仍旧是陨铁打造的,只不过上面多了一些神秘的符文。
  
      事实上,整个主墓室里,都镌刻着神秘的符文,鬼府散人说那些符文全都是起源于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可以无限加强这座主墓室,再配合血禁之门,这座主墓室可以说是天底下最牢固的囚牢了,哪怕是大帝级别的高手在这样的囚牢中都只能干瞪眼,要想用双拳打破一切,简直就是做梦。
  
      那道门,并未锁上,看得出来,我母亲应该时常出入这里,在这里行走犹如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很随意的就推开了那道门。
  
      吱呀……
  
      陨铁门发出一道尖锐难听的声音。
  
      下一刻,一点金光毫无征兆的就跳跃进入了我们的眼帘,之后,金光几乎是越来越璀璨,等我母亲彻彻底底将门推开的时候,金光大作,就连我们的视线都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起初的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掌挡住了自己的双眼,过了片刻,等稍微能适应这璀璨的金光的时候,我才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双手,然后,我终于看清了这个墓室里的情况。
  
      这个墓室并不大,只有四五十平方米,大小与一个单身公寓差不多,它在主墓室里面的位置很显然是类似于卧室一样的存在,里面能看见一座石榻,以及一些石质的桌椅,布局非常简单,看起来确实与卧室无异。
  
      石榻之上,一具赤金色的枯骨盘坐在上面,这枯骨通体犹如黄金浇筑的一样,墓室里面那凛冽的金光就是从这具枯骨上面散发出来的,它的形象是一具人骨,但是上面却没有一丝血肉,通体犹如黄金浇筑出来的一样,十分惊人!
  
      最重要的是,这具金色的骨头上,竟然还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它,就算是一具枯骨,可是盘坐在那里,仍旧散发着一股子不容他人侵犯的凛然气息,屁股底下的石榻上面满是裂痕,犹如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明显是被他身上的气息给镇压的,仿佛这石榻根本无法承载他的肉身力量一样。
  
      在石榻旁边,有一具看起来就像是玉石打造的枯骨一样,只不过这具枯骨的造型就没有那具金色枯骨的造型酷了,零零碎碎的洒了一地,骨头看上去虽然是玉质的,但是,却绝不像羊脂美玉一样那么圆润,反而看着仿佛是里面的精华全部流失了一样,就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妈呀,帝骨!”
  
      鬼府散人当场就惊呼了起来,指着那具盘坐在石榻上的金色枯骨,大声说道:“帝骨,这是帝骨!被酆都大帝斩杀的那个大帝一定就是它!”
  
      我也是眼皮子狂跳,忍不住上前盯着那金色枯骨观察了起来,身上的冷汗也在簌簌往下落,身子几乎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造成这一切的全都是那骨头上面的符文,那符文在诠释着什么我看不出来,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符文,但是我却能从那符文上面感受到一股子极端狂暴的气息,恍惚之间,似乎有一尊无敌的战神在提着大剑朝着我劈砍过来,那是一种气势上的镇压,我就看了一眼,就忙不迭的后退,然后大口的**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